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电易汇光伏原创资讯平台 > 财报
巨额亏损谜团仍待解 二三线光伏电池组件企业集体上演“让我一个亏个够”
文章正文

不出所料,协鑫集成对其2020年大亏给出的解释中,并没有太多的新意。甚至是在公告的行文结构中都与其他同样出现亏损的企业,诸如东方日升,大体一致。

 

不过,需要关注的是,出现巨额亏损的仅为几家二三线的光伏电池组件企业,而那几家一线的企业,包括天合光能、隆基股份,非但没出现亏损,反而利润又创了新高。

 

至于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反差,就简单的表层原因来看,一线企业在产业链上延伸的更长,尽管产能未必完全匹配,但起码从硅片到组件,全部有所涉猎。与之相反,反观几家二三线的光伏企业,不用说在硅片领域,即便是在电池片以及组件阶段,即便是有,但其产能也不能完全匹配,这样,当市场出现诸如2020年类似疫情的不可抗外力扰乱,也自然就打了其一个措手不及,只能被动挨宰。

 

此外,就电易汇的整理来看,在包括辅材、硅片等领域,许多一线的光伏企业,更擅长通过长期合同或者是合作协议的方式,提前锁定需求。尽管这样的需求并不能提前锁定市场价格,但起码给了供应方一个稳定的需求预期,这样在客观上,也起到了稳定市场需求的作用。

 

根据此前的业绩预告,协鑫集成预计2020年将亏损15亿元至25亿元,同期则为盈利5000多万元。而在扣非净利润上,则将延续2019年亏损趋势,2020年的亏损额也大增至14.8亿元—24.8亿元。

 

尽管在业绩亏损公告中,该公司给出了具体的解释。但正如电易汇此前所言的那样,一纸简单的公告很难过关。在发布该公告后,协鑫集成同样如其他几家巨亏企业一样,也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就该公司对上述关注函的回复来看,其将亏损主要归咎与两大原因,一是上下游价格倒挂;二是对原有的产线淘汰后,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

 

在原材料涨价上,不但主要的硅片、电池片以及光伏玻璃等出现上涨,即便是EVA、铝边框、焊带等也出现了上涨。其中,铝边框、焊带的上涨又与大宗商品价格有关。

 

协鑫集成表示,从20203月到年底,铝价持续上涨,至2020年底上涨约3000/吨,从而导致铝边框成本上升,按照2.5公斤/套用料简单计算,202012月末铝边框价格导致组件生产成本较年初上涨约7.5/套。

 

与之类似,因为作为主要原料的铜价的上涨,导致焊带带来的价格上涨折合组件生产成本增加约2.8/件。

 

与此同时,尽管光伏组件价格也出现了上涨,但其在三季度到四季度仅增加32/件,要低于同期生产组件所需辅料的66.3元,材料价格上涨明显高于售价上涨,产品毛利大幅压缩,大规模订单出现严重的成本售价倒挂现象。

 

此外,由于认为原有的M2156.75)G1(158.75)光伏电池以及组件产线不具备技改价值,该公司从202010月开始对M2G1产能相继作出全面停产的决定。

 

数据则显示,截止到20201231日,其原M2156.75)G1(158.75)产能对应电池片产线净值60,173.48万元,组件产线净值27,827.93万元。

 

不过,留给这些企业的难题是,在2020年一个亏个够下轻装上阵之后,如果2021年仍然不能扭亏,届时如何寻找适当的说辞,可能需要早作准备。


更多光伏产业


光伏上市公司


光伏企业深度分析


电易汇光伏原创资讯平台


电易汇光伏企业网


或者微信公众号,光伏数据汇

相关推荐
  • 广东测评
  • 电力交易
  • 数据
  • 企业
  • 项目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