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电易汇光伏原创资讯平台 > 报告
融资金额达350亿 电易汇发布首份光伏电站融资租赁报告
文章正文

作为银行贷款的补充,融资租赁正成为光伏电站投资的一个主要融资方式。根据电易汇对包括上市公司在内的数据的统计和整理,截至2019年前三季度,光伏电站的融资租赁余额约为355.01亿元,其中2019年新增光伏电站的融资租赁金额约71.83亿元。

 

具体到企业而言,融资租赁账面余额较高的分别为北控清洁能源131.27亿元、京运通24.64亿元、通威股份23.96亿元、东方日升21.74亿元、东旭蓝天19.63亿元、爱康科技19.84亿元等。           

 

在光伏电站的融资租赁资金来源方面,主要包括两大派别,一类是常规发电企业旗下的融资租赁公司,包括华能集团旗下的华能天成租赁、大唐集团的上海大唐租赁以及大唐租赁、国家电投集团所属的中电投融和投资租赁、康富国际租赁以及中核融资租赁等;另一派则是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企业所属的金融租赁公司,包括中信金融租赁、信达金融租赁、北银金融租赁、中国金融租赁、华夏金融租赁等。

 

就金融系租赁公司来看,截至20199月份,近几年,在光伏电站融资租赁投放资金较多的包括中信金融租赁67.70亿元、信达金融租赁53.18亿元、北银金融租赁33.25亿元、中国金融租赁23.44亿元、华夏金融租赁17.63亿元等。

 

在发电系企业所属的融资租赁公司中,投放金额较大的主要是国家电投集团旗下的中电投融和投资租赁、康富国际租赁。数据显示,2016-20193月末,融和投资租赁累计投放的光伏电站租赁款为219.73亿元,截至20193月末的租赁余额为172.7亿元,占该公司整体融资租赁余额的38%;华能天成截至20196月末的租赁余额则为101.59亿元,占其整体融资租赁余额比例为49%

 

从统计数据不难看出,与火电、风电等其他电源相比,发电系的融资租赁公司对光伏电站的投放金额占其整体金额比例还是比较高的,包括融和租赁、华能天成在内的,占比均维持在40%左右,这从侧面也说明了光伏电站的竞争力。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发电系融资租赁公司中,其投放金额有很大一部分流向了其大股东所属的企业,集团外的项目占比稍微较低。

 

就融资租赁公司的资金来源来看,包括银行贷款、发行债券以及股东提供的资金等,这其中银行贷款占了绝大部分,贷款利率则在3.8%-5.5%之间。

 

在融资成本方面,光伏电站的融资租赁成本主要包括几大部分,利息、手续费以及押金(该部分费用主要用于担保,整个融资租赁款还完后会退还,但这部分费用的存在,无疑减少了融资方实际能够使用的资金),在借款期限来看,主要为3年期、8年期、10年期等,还款方式上,则是按季度或者是按半年还本付息。

 

根据电易汇的统计,光伏电站租赁的利率在5%-9%之间,但若考虑手续费及押金以及分期付款这些因素,部分项目的实际利率会超过10%,而利率与租赁期限成反比,期限越长利率则越低。

 

对于光伏项目的融资租赁的进一步发展前景而言,可能要从两个方面考虑,作为资金融出方的租赁公司方面,一是其资金来源能否保证,包括银行贷款、发债成本以及能否发得出去,可能要受整体的货币政策以及宏观经济影响;二是,作为资金的接受方既光伏电站的投资方而言,其能否承受融资租赁相对较高的资金成本则是关键。三则是,光伏电站的补贴发放以及电价补贴政策的稳定性和持续性。

 

在光伏电站融资租赁普遍采用按季度分期偿还本息的情况下,单单依靠电站本身发电收入产生的现金流,可能并不能完全能够偿还这部分贷款,尤其是在融资的前几年。以河北省一个三级资源区的50兆瓦的电站为例,比如其签了一个10年期的按季付款的3.33亿元融资租赁合同,即便是以5%左右的利率,其前10期每期应该偿还的本息都在1200万左右,在电价补贴不拖欠的情况下,其季度发电收入大概在1400万左右,但是这是在没有扣除包括运维成本、税收等任何费用的情况下。而从部分上市公司公布的财报信息来看,即便是已经纳入可再生能源补贴目录的光伏电站,仍然存在着补贴不能及时发放的情况。而如果补贴能够及时发放的话,一个依靠融资租赁进行融资的光伏电站,大概在5年之后,基本可以做到依靠本身的电费收入来偿还融资租赁款了,但前提是,融资期限应该在10年左右。


备注:如需要了解北控清洁能源、协鑫新能源等单个企业的详细数据,请联系(18618270169(同微信号))

更多光伏产业


光伏上市公司


光伏企业深度分析


电易汇光伏原创资讯平台


电易汇光伏企业网


或者微信公众号,光伏数据汇

相关推荐
  • 广东测评
  • 电力交易
  • 数据
  • 企业
  • 项目动态